2017-07-19
齊楚楚正望著窗外發呆呢


齊楚楚正望著窗外發呆呢,就聽見玉書在外頭喚了壹聲。
  “進來吧。”
  “姑娘,老夫人那邊差人傳話說,讓您過去壹趟。”
  玉書掀了簾子進來,朝她曲膝福了壹禮,輕聲道。
  齊楚楚放下手中的書,轉頭看向玉書,目光有些困惑,“可知道是什麽事?”
  “奴婢不知,那丫鬟只說老夫人想請姑娘們過去說說話。”
  姑娘們?那就是不止她壹個了。
  老夫人平日裏只讓她們早晨去請個安,請完安沒什麽事的話就各自回院子歇息了。
  這會兒都快到晚膳時間了,老夫人怎麽會突然想到找她們說話,還特地派人過來請。
  齊楚楚思忖了壹番,無奈手頭消息太少,她也揣測不出什麽,索性回屋換了身衣服,快步往錦繡院那邊去了。
  ——
  她住的地方離錦繡院最遠,得到消息自然也是最晚的,進到錦繡院正房的時候,大姑娘嚴芝萱、二姑娘嚴芝蘭、三姑娘
 
嚴芝韻還有表姑娘周凝霜都已經到了,世子夫人俞氏也在老夫人身邊伺候著。
  齊楚楚曲膝行了壹禮,在左手邊最末壹張玫瑰椅上坐下,正好挨著二姑娘嚴芝蘭。
  “蘭妹妹,可知道是什麽事?”齊楚楚湊近嚴芝蘭,悄聲問了壹句。
  嚴芝蘭目光怯怯地看著她,搖了搖頭,也很不安的樣子。
  齊楚楚往周圍打量了壹下,坐在她對面的是表姑娘周凝霜,今兒個穿了身荔枝紅掐花對襟外裳,襯得肌膚雪壹般瑩潤,
 
她嘴邊禽著壹抹笑容,像是知道了什麽,眼睛亮亮的,神采飛揚。
  大姑娘嚴芝萱正端著茶慢慢品著,動作優雅端莊得很,目光也很沈靜,似乎壹點兒也不好奇接下來的事兒。
  老夫人穿了身沈香色如意紋褙子,靠在墨綠色大迎枕上,眉目間似乎有些疲憊的模樣,她揉了揉額頭,正同世子夫人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