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3-21
从慰安妇到AV:日本黑帮对色情业的操控有多可怕
战后“慰安”
 
  1945年9月20日,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(RecreationandAmusementAssociation,翻译过来就是‘特殊慰安施设协会’)协会在各大报纸登出一条招聘广告:“作新女性——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,包吃住服装,高收入,限18至25岁女性”,类似现在的“五官端正,不要求学历,月薪两万”,但是饥饿单纯的日本妇女们并不太了解内幕,当天就有一千六百余人来面试。
 
 
 
  带着国家免费发的工具,妇女们为了国家的节操走向战场。迎接她们的是无尽的苦难、苦难、苦难。
 
  这里要说明一下,虽然我们看到日本色情业如此发达,但是日本并非一个没有贞操的国家,而是相反。这里引用戴季陶的话:
 
  许多中国人,以为日本女子的贞操观念淡薄得很,以为日本社会中的男女关系,差不多是乱交一样,这一个观察完全错误……第一,日本人对于处女的贞媚药 催情水 迷魂药操观念,绝不如中国那样残酷。第二,日本孀妇的贞操,固然也主张的,然而社会的习惯,绝不如中国那样残酷,至于有逼死女儿去请旌表的荒谬事件。第三,日本人对于妓女,同情的心理多过轻蔑的心理。讨妓女作正妻的事,是很普遍的。尤其是维新志士的夫人,几于无人不是来自青楼,这也可以证明日本社会对于妓女,并不比中国社会的残酷。第四,日本的妇人的贞操,在我所晓得的,的确是非常严重,而且一般妇人的贞操观念,非常深刻,并不是中国留学生所想像的那样荒淫的社会。一般来说,我觉得日本的社会风纪,比之中国的苏州、上海,只有良好决不有腐败。而他们的贞操观念,不是建筑在古代礼教上,而是建筑在现代人情上,也较中国自由妥当得多。
 
  不明真相的妇女们知道自己职业属性后,有大多不愿就范,但是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。一方面战后一片荒芜,日本民众还徘徊在温饱线上,饿死人的事情依旧存在。一个单薄的少女的肩膀上往往承担这一家人的性命,Tobeornottobe,thisaquestion。另一方面,政府用爱国的理由逼迫妇女们忍媚药 催情水 迷魂药耐,此外还有雅库扎的残忍的调教。黑帮分子在这场羞耻的历史活动中利用本民族的妇女发家致富,留给女性同胞的只是锁链和屈辱。而组织卖淫的活动也使雅库扎学到了色情业的操作手法,代代相传。
 
  色情旅游业
 
  70年代,日本经济已位居亚洲首位,坚挺的日元为日本提供了廉价的海外消费地,同时也刺激了男性们的荷尔蒙。
 
  像今天的中国,腰包鼓鼓的中产阶级流行起出国旅游,组团出国外享受廉价纸醉金迷。但是比中国极端的是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在亚洲地区旅游的日本中女性只占10%左右,不是女同志不爱玩,而是丈夫们不带她们。根据韩国1974年旅游局的调查反映,日本游客下了飞机不是去看名胜古迹,也没有去品尝地道韩式泡菜,而是三五成群钻进红灯区。不只是韩国,还包括马尼拉、泰国、台湾、香港、台湾、印度尼西亚等亚洲国家。这帮压抑兽欲已久的色情狂们以钞票为春药,行尽猥琐放荡之事。不只是上世纪,如果你有接待外团的朋友,你可以问问,就在当下,日本依旧是在所有国家里是最热衷在旅游城市买春的。
 
  日本黑帮在这个时期已经很成熟,黑帮成员知识文化水平有大幅提高。不少成员在国内受到英文教育,懂金融懂法律。在现代智囊团的帮助下,日本雅库扎势力遍布欧洲亚洲,从巴黎到首尔,从香港到泰国。毫无疑问的,雅库扎成为亚洲第一大帮派,影响力巨大,组织动员力超强。